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将根据除牌程序予以取消

  • 时间:

【23万整出四个胸】

上市之後,其營收規模繼續保持高速增長,並於2016年突破60億元,而凈利潤最高則突破了12億元。

據銀行界人士分析,輝山乳業作為上市公司,當時屬於銀行的優質客戶,並具有真實貿易背景的保理業務,類似操作也顯得順利成章。

今年2月8日,輝山乳業發佈公告稱重組計劃取得一定進展。此時,距其除牌程序第二階段滿期僅剩下1個多月時間。但在隨後的4月,這份草案在第二次債權人會議上被否。

其中,諾亞財富全資子公司歌斐資產涉及輝山乳業的債權達5.46億。

值得註意的是,輝山乳業此前是港股通標的,備受內資青睞。停牌前夕,輝山乳業已累計60次衝上深港通當日十大成交股名單。

分析人士認為,被取消上市的公司,股東持有公司股票就成為廢紙一張,只可以在場外交易,但因場外交易缺乏流通性,所以估值上會大打折扣。對於散戶而言,由於場外交易渠道有限,公司退市基本等於全部損失,持有股票會一文不值。

對於聯交所上市企業而言,在最終退市前還存在一些“搶救”時間。而輝山乳業為了保住上市地位,也曾努力過。

次日,這一消息最終傳導至二級市場,引發暴跌。在此之後,2017年8月的一份輝山重組資料顯示,其僅金融類債權就高達380億元,償債難度十分巨大。

僅僅一天時間,內地資金浮虧便超過20億港元,損失慘重。

但在2017年3月24日上午,輝山乳業突然閃崩,股價一度暴跌超90%,當天下午一點,輝山乳業股票暫停買賣,停牌前股價跌幅85%,報0.42港元,市值一日蒸發320億港元。

“原股東股權退出,解除個人擔保重整後,公司實際控制人楊凱的股權清零,並不再持有重整後新公司的股權”。同時,明確“在重整成功後,不再追索楊凱及其家人和其他有關個人的擔保責任”。

這意味著,按照這一方案,輝山乳業系列企業的債權人,此後也不得以任何方式向抵押人、質押人、保證人等提供擔保的主體進行追索。有債權人認為這一說法就是對楊凱等人的保護。

對於渾水報告,輝山乳業當日緊急停牌,並宣稱所有交易均符合相應的上市規定。為了反擊做空,輝山乳業的控股股東還增持股份,股價得以穩住。

27億內地資金、諾亞財富“踩雷”

而最終經過兩年多時間,各方等來的卻是被強制退市的消息。

若該草案如獲沈陽中院裁定批准,輝山乳業系列公司除對債權延期清償的執行工作之外,“各方應爭取在2019年12月31日前完成重整計劃的執行”。如未獲裁定批准,法院將依法裁定終止重整程序,並宣告輝山乳業系列企業破產。

2018年年底,輝山乳業系列企業也提交了重整計劃草案(初稿),涉及2701家債權人向管理人申報5155筆債權、720億元。

當輝山乳業危機爆發,併進入重整程序後,部分供應商進入了債權人名單。

但在股價崩盤之後,2017年12月,遼寧省山縣人民法院公佈,輝山乳業董事長楊凱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被列入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也就是所謂的“老賴”。

在業績加持下,輝山乳業二級市場表現較為平穩,最高時期,其總市值達到460億元(後復權),而隨著公司市值的攀升,輝山乳業董事長楊凱先後在2015年、2016年成為沈陽首富和遼寧首富。

2013年9月,輝山乳業正式登陸香港資本市場。當年,其營收規模達到了35億元,且凈利潤高達9.45億元。

2018年3月27日,聯交所上市部認為輝山乳業並未符合《上市規則》中“有關擁有足夠業務運作或資產的規定”,根據規則,聯交所將其置於除牌程序的第一階段。半年後,又進入除牌程序的第二階段。

輝山乳業被強制退市12月18日,香港聯交所發佈公告稱,由12月23日上午9時起,對輝山乳業的上市地位予以取消,該公司的股份自2017年3月24日期已暫停買賣。

第二階段:第一階段結束後,如公司仍不符合上市標準,交易所向公司發出書面通知,告知其不符合上市標準,並要求其在6個月內,提供重整計劃;

而就在暴跌前一個交易日,內地資金通過港股合計持有9.66億股,占公司總股本的7.16%。以2017年3月23日收盤價計算,內地資金所持股份對應市值約為27億港元,而次日閃崩後,這一市值跌落至約4億港元。

然而,隨後渾水以國家稅務局增值稅數據等為佐證,再度“狙擊”輝山乳業。

從而,輝山乳業自5月3日起,進入除牌程序第三階段。在此期間,市場曾有傳言,伊利、光明等企業擬參與重組事項,但最終都無疾而終。此後,輝山乳業並沒有在截止日期前提交任何復牌建議。因此,港交所決定取消該公司股份在港交所的上市地位。

12月18日晚間,港交所發佈公告稱,由12月23日上午9點起,輝山乳業的上市地位將根據除牌程序予以取消。

離奇閃崩,一日蒸發300億市值公開資料顯示,輝山乳業的歷史可追溯至1951年,主要從事奶品及嬰幼兒配方奶粉生產及銷售,是國內第一傢具備脫鹽乳清粉商業化生產資格的企業,也是遼寧省最大的液態奶生產商。

並且直言,輝山過高的杠桿已使輝山處於違約邊緣,其股權價值接近零。

2017年3月23日,遼寧省金融辦緊急召開輝山乳業集團債權銀行工作會議,23家債權行與輝山乳業集團相關負責人均出席,會議上,楊凱承認公司資金鏈斷裂。

而當資金鏈斷裂,楊凱能否“脫身”呢?一份“重整情況彙報”的資料顯示:

而輝山乳業被強制退市的背後,不僅眾多投資者將損失慘重,還有20餘家債券銀行、眾多機構投資者亦將深陷泥潭。

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楊凱以260億身家,登上了胡潤百富榜,排在第66位,一度成為遼寧首富。

向供應商施壓,由輝山乳業方面提供擔保或保證,通過供應商向銀行申請貸款,獲得貸款後,資金則由輝山乳業方面使用。

但在後續的“重整計劃草案”中,上述內容已做修改,楊凱的名字被隱去,但仍解釋為“前述債務清償完畢後,為輝山乳業集團系列企業及體系外23家企業提供的各類抵押、質押、保證等擔保措施同時解除”。

第三階段:第二階段結束後,如公司仍不符合上市標準,交易所將公告聲明公司因無持續經營能力,將面臨退市,並向公司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在一定期限內(一般是6個月),再次提交重整計劃。

第四階段:第三階段結束後,如公司沒有提供重整計劃,則交易所宣佈公司退市。

有債權人向媒體透露,這其中就包括:

曾經的300億“白馬股”,徹底涼了!

兩年前遭做空機構狙擊,曾在盤中上演離奇崩盤的輝山乳業(06863.HK),最終被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

值得註意的是,香港聯交所的退市程序包括四個階段:

這兩次狙擊都未對輝山乳業的股價造成較大影響。

意味著,曾經市值高達300億的輝山乳業,即被強制退市。

除了各大貸款的銀行,購買債券的投資者,股票持有者同樣踩了巨雷。

該報告顯示,輝山乳業存在大量欺詐性收入,農產品(000061,股吧)建設條件惡劣,在維護上的資本支出不足以保證奶牛的健康以及牛奶產出。並維持對輝山乳業的財務問題判斷,認為公司資金鏈出現危機。

做空機構直指其財務造假實際上,早在2016年12月,做空機構渾水就曾發佈沽空報告,直指輝山乳業財務造假,報告稱:

從“首富”上跌落之際,其此前獲取銀行貸款的一些“技法”也隨之浮出水面。

遼寧首富的“貸款技法”在這場風波之中,作為輝山乳業的董事長、實際控制人,楊凱更是處在風口浪尖。

據基金業協會的資料顯示,歌斐資產涉及輝山乳業債務危機的產品有兩隻,分別是歌斐創世優選一號投資基金和歌斐創世優選二號投資基金。兩款產品均成立於2016年3月30日,產品周期一年。

被沽空之後,各大銀行坐立難安,便開始調查輝山乳業。這一查,竟查出了一堆單據造假。

這一離奇閃崩的“元凶”,或許是做空機構:渾水,直指其財務造假。而在此之前,輝山乳業一度被市場看作是白馬股。

第一階段:在停牌後的6個月內,公司須定期公告其當前狀況;

陈坤群访耍大牌港澳人士在广购房郑爽张恒曝分手邓紫棋泪崩忆旧爱范冰冰短发造型郑爽张恒曝分手高校寒假放57天手机读取电子护照林更新与网红同游邓紫棋泪崩忆旧爱杭州下雪吴昕被女博士发问23万整出四个胸25岁博士奶爸上海加装电梯政策39城市跻身200强曝王思聪被逼联姻17岁女生偷开客机王子文因踩桌道歉陈伟霆钟楚曦动图韩德君受伤郑爽张恒曝分手加内特谈詹姆斯吴昕被女博士发问上海加装电梯政策奔驰E260高速失速春蕾计划遭质疑港澳人士在广购房肖战打我呀2岁女童面容衰老